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做车联网领域的AlphaGo

——访清华大学邓颖璐博士

发布时间:2016-05-12 07:50:31    作者:秦嘉敏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记者 秦嘉敏

3月25日,得润电子清华大学苏州汽车研究院联合成立清华-得润车联网大数据与金融保险联合研究中心(下称“研究中心”),共同致力于车联网大数据、ADAS(高级智能驾驶辅助系统)技术前瞻性研究以及在汽车金融保险和智能交通等新领域的创新应用。

在刚刚结束的车联网大数据保险行业应用研讨会期间,清华大学车联网大数据与金融保险联合研究中心主任邓颖璐博士分享了她对于车联网保险的见解。在她看来,研究中心承担的工作相当于车联网保险领域的AlphaGo。“当我们拥有大量的汽车运行数据、道路信息以及其他的数据,给用户的画像会非常精确。保险业定价、风险评估方式也会有质的飞跃。”

《中国保险报》: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在车联网大数据中有哪些应用?对保险公司来说意味着什么?

邓颖璐:研究中心承担的工作相当于车联网领域的AlphaGo。为什么过去电脑下围棋不能够战胜人类呢?因为过去的计算资源、计算速度,计算能力没有达到像今天这样的水平,同时我们没有办法让电脑这么分布式并行地处理这么大规模的数据。

机器学习的本质是模拟人类大脑的神经元结构,模拟人类大脑脑电波,通过不同神经原处理分析之后,用多层复杂网络系统让计算更加有效,以获得更加准确的预测值。这对所有车险产品的设计、定价以及模型都会带来完全不同于传统的广义线性模型的计算方式。

传统保险数据只有保单信息,通过很多线性简单模型可以得到预计结果。当我们拥有大量的汽车运行数据、道路信息以及其他的数据,给用户的画像会非常精确。保险业定价、风险评估方式也会有质的飞跃。就像人工智能战胜人的大脑一样,在未来更多的依赖机器、依赖机器学习和超算可以得到比过去更精确的预测结果。

在车险里面的应用,根据预测概率和判断,结合传统保险创新和保险产品定价,可以真正对每一个车主发生车祸的概率有一个精确的预测,并且同时给出最精准的定价、保单的定价。我们相信在将来保险公司对每一个车主精准定价将成为核心的竞争力。有大数据的创新和分析能力的新型保险公司会以非常快的速度成长,并且能够实现弯道超车的机会。

《中国保险报》:研究中心成立以来的车联网保险研究有哪些初步成果?车险大数据应用的难点在哪里?

邓颖璐:对汽车保险、银行或者汽车金融公司而言,有价值的数据从静态方面包括驾驶员基本信息、出险记录数据库。同时,需要知道车型、车系的详细参数数据,一般有网络数据源和车厂数据。另外,还需要知道复杂的环境因素,包括各种地域基本参数数据库,还有各省市官方数据、统计局的数据以及各种气象数据。从时间维度和动态轴上来看,需要知道驾驶员实时行为,即从车联网设备包括各种OBD设备以及ADAS实时传回来的动态数据。另外,有很多实时交通状况,主要通过 GPS和互联网地图的关联中获取。

研究中心做的内容是根据车联网大数据进行风险评级和保险产品创新定价。我们最近有一些研究成果,用了1万台车的OBD的实时的数据分析了一下,哪些影响因子会比较显著呢?包括里程、急刹车次数、平均NCD系数以及包括车的类型,还有车主类型。检测结果的预测精准度可以达到91.0478%。

车险大数据应用要求传感器的精度达到一定水准。然后传感器需要在本地做一些基本的处理,进行一些计算、压缩,把有效的数据传回去。对于系统来说要解决一个并发性的问题。如果达到1000万台车或者几千万台车的时候,对系统有很大的考验。如果这些车同时在路上跑的话,后台需要怎么样的一个系统传输,存储、计算、缓存的这些能力,同时怎么样结合保险公司的需求或者说保险客户的需求,在大数据的基础上有一些保险种类的创新和保单内容的创新,这些其实都是很值得探索和研究的。

《中国保险报》:与保险公司相比,第三方机构从事车险大数据应用会有哪些优势?国外的发展有哪些经验可以借鉴?

邓颖璐:一种革新其实更容易从外部推动内部的改进。相反,很难说内部的人马上放弃现在的系统,重新再搭一套。另外,保险公司推进的很慢,一个原因在于这个盒子并不是很可靠,装上之后其实产生了很多问题,比如影响正常驾驶、用户抵触情绪等。

这其实就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保险公司在它没有这样一个模型的情况下,并不知道应该给哪些用户先打折。如果不能给用户有吸引力的折扣,别人就不愿意安装设备。所以我们同得润电子和Meta system合作,就是希望用Meta在欧洲已经积累了10年的经验、600多万台车的数据、检验过的模型能够帮助我们减少试错的成本和时间,直接跟中国的一些数据源来碰撞,最快地来提供一些可以信赖、有科学依据的这样一些定价模型。

我们认为就像互联网一样,将来所有的车都装上了这些传感器之后,形成一套基于车联网的大数据系统。那这个系统就可以做很多事情。车险大数据的应用并不只局限于保险。这个系统可以给这辆车定价,然后可以帮助这个车在适度的时候一键呼叫或者索赔,还可以做汽车金融,汽车金融的服务。

以色列的Mobileye公司跟以色列保监局做了一些实测,结果表明他们的智能安全辅助驾驶(ADAS)设备降低了20%-40%的风险和赔付。降低的整个社会交通事故频率和它的损失差不多占到GDP的1%-3%。相对地,我们中国的GDP要提高1%多么困难。而车联网大数据的研究和应用提供了这样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