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变车险比价为综合评价

发布时间:2016-08-03 10:24:29    作者:胡刚 王小韦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胡刚 王小韦

作为研究风险和保险的专业人员,对最近一段时间的车险经营,笔者主要关注三类信息:一是市场竞争,二是车险改革,三是监管发力。

车险销售:白热化竞争

今年上半年,车险综合费用率升高,这表明了车险市场竞争加剧。笔者认为,市场竞争加剧有其必然性。

一是潜在需要下降。车险是整体汽车产业链条上的一环,车险需求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新车市场的活跃程度。资料显示,新车市场增速下降,导致车险有效需求下降。新车销量的下降,原来持有保险兼业代理资格的大型汽车经销商,在看中代理车险手续费的同时,更加注重保险公司送修事故车辆。有些精算意识的汽车经商和保险公司在签订一份常规的代理保险协议的基础上,还签订了一份深度合作协议,引入保险贡献度的概念,将代理手续费和送修车辆盈利率打包合并计算,如果送修车辆盈利率达到约定数值,就放弃代理手续费。汽车经销商对保险重视程度的变化,在改变车险市场竞争格局的同时,加剧了市场竞争的程度。

二是经营主体增加。在经营主体增加上,分为保险业内和保险业外两个领域。在保险业内,从保险供应角度看,保险公司法人机构和分支机构发展迅速,保险公司经营主体之间竞争加剧;保险中介机构,虽然说法人机构市场准入门槛依然维持较高的实缴货币注册资本金要求,但是分支机构市场准入实行备案制、且分支机构高管人员由法人机构高管兼职不被禁止,所以保险专业中介机构分支机构数量飙升;由于2015年4月取消了由保险监管部门组织保险营销员(本文中与保险个人代理人同义)考试发证制度,这个群体数量逆势飙升。在保险业外,一些新兴的专业保险比价平台,联合加盟的保险营销员,加剧了车险主体竞争。

三是经济转型。从市场表现看,与保险捆绑销售的日用品涵盖食用油、卫生纸、自行车、电饭锅等,涵盖与汽车消费相关的洗车、保养、导航仪等电子产品,基本上覆盖了车主消费的全口径需求。由于经济转型,类似产品价格下调,也急于需求新的销售渠道。而与车险进行捆绑销售是理想的合作伙伴之一。

四是技术发展。从目前买商品赠保险的发展势头看,固然有参与者谋取盈利的动力,移动互联网信息技术发展和智能手机的普及为这种商业模式在全国范围内复制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通过对经营买商品赠保险案例分析,不少经营主体都是在一地注册、迅速在全国开设加盟机构。

在白热化的车险销售竞争中,受伤最大的是低风险车险消费者,也挤压了保险公司给防灾防损投放资金的空间。

车险体验:亟待回升

数据显示,商车费改地区的车险综合赔付率明显低于全国。费改后,车险综合赔付率下降了,但是由于数据的匮乏,很难准确分析下降的原因。大体判断可能有以下三种原因:一是被动安全。交警加大酒驾毒驾查处力度,一些车主和驾驶员被动安全驾驶,减少交通事故数量。二是主动安全。驾驶员交通规则意识提高,减少交通事故,减少交通事故数量。三是机会核算。按照新的车险费率升降机制,与出险次数而不是赔偿金额挂钩,车主会对理赔额和次年增加的保费进行对比,来确定是否进行理赔。

通过对车险保费打折和车险理赔进行对比,车险综合赔付率下降中最受伤的仍然是低风险车险消费者。在车险综合赔付率下降的过程中,要客观公正评价车险消费体验,笔者将车险消费者分成三个群体,一是低风险消费者。此类消费者完全不出险,从研究推算出此群体约为10%左右的消费者。在综合费用率升高、综合赔付率下降的前提下,此类消费者完全感受不到低风险带来的优惠。二是中风险群体。此类群体偶然出险,年交保费和年理赔款基本相当。在综合费用率升高、综合赔付率下降的前提下,此类车险消费者能够感受到车险消费的变化。三是高风险群体。此类消费者群体经常出险或者一次性重大车祸,收到的理赔款数倍于年缴保费。

出路:丰富匮乏的数据

车险经营费用率和赔付率反映了车险消费者体验,由车险经营费用率和赔付率组合的综合成本率反映了保险公司经营主体和投资主体的满意率。不难发现,当前车险经营的综合费用率、综合成本率和综合赔付率“两高一低”,而理想的数据特点应该是综合费用率、综合成本率和综合赔付率“两低一高”。

实现综合费用率、综合成本率和综合赔付率“两低一高”理想状态,路径是收集和运用大数据,提高车险经营能力。在当前车险经营和宏观政策背景下,提高车险经营能力,建议从以下方面努力:

一是收集数据。成立于2013年7月的中国保险信息技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称中国保信),是我国保险业发展过程中的一件大事,从此开启了保险行业专业经营数据的专业公司。结合当前车险经营数据收集情况,建议在保险监管部门推动下,能够实现与交警、医保等相关机构数据的共享,为车险定价机制从现在的从车机制升级换代为从人、从用机制,提高车险价格对风险的敏感度。

二是深化改革。开始于2015年6月的商业车险改革,极大地提升了车险行业经营能力和水平。但是,随着适用区域的扩大,笔者建议进一步扩大车险费率市场化形成机制,提高车险价格对车辆风险的敏感度,引导和倒逼车辆驾驶人遵守交通法规、遵守驾驶技术规范和遵守驾驶职业道德,从机动车一方营造良好的交通秩序,以便发挥车险经营在社会治理中的作用。

三是系统思维。以中国保信为平台,将治理车险销售大战、理赔难和反车险欺诈难整合起来。第一,治理价格大战。笔者完全赞同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作用的观点,认为车险价格应当由市场配置到最合理的价位上。只是讲,在目前车险价格尚未完全反应车辆风险状况的条件下,会商中国保险行业协会,自主开发具有车险比价功能的车险评价系统。第二,治理理赔难。前不久,公安部和保监会联合下发了交通事故推动快处快赔的文件,笔者在对多地进行调研和访谈中发现,此项工作进展不平衡的因素很多,但是系统不完善是重要原因之一。为此,建议中国保信和中国保险行业协会联合公安部有关机构进行磋商,构架国家层面的系统对接方案和提供技术支持,有利于提高理赔的质量和效率。第三,反车险欺诈。笔者在对全国范围内近5年来,300多个车险欺诈案例进行分析的结果表明,车险欺诈案件中二手豪车“低价高保”是基础的诱因。建议通过中国保信的车险信息平台,在计算保费时,对于二手豪车价格自动进行评估,按照实际价值计算车辆损失险的保费,可以从源头上铲除二手豪车欺诈的风险。如果能够对接公安部门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的信息,可以从源头上铲除伪造责任事故认定书进行车险欺诈的风险。

总而言之,依托中国保信的车险信息平台,丰富车险信息平台的数据数量、质量,有利于引领车险理性竞争,有利于营造良好的车险理赔环境,有利于发挥车险在协助社会治理中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