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商业车险转型需要新思维新举措

发布时间:2016-08-31 10:48:22    作者:王小韦 王雨飞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王小韦 王雨飞

研究当前商业车险转型,对理论研究和指导实践具有双重意义,一举多得,有利于深化车险经营规则改革、厘清对车险经营竞争现象的认识,有利于充分发挥车险在参与社会治理、引导安全交通的积极作用,有利于保持保险公司持续经营和保险行业健康发展。

新形势:统、高、新

本文分析影响车险经营因素使用两个视角:车险经营规则内部因素和外部因素;车险经营规则和外部因素各自作用、相互作用的复合结果。

经营规则全行业统一。今年7月1日起,伴随着北京等地商业车险改革启动,各家经营车险的保险公司的经营规则在全国处于同一个起跑线。在此基础上,部分地区创新使用更加科学的车险经营规则,例如北京地区率先将车险闯红灯等情形纳入影响车险价格的费率因子;还有保险公司正式开始试点UBI车险价格。

渠道费用趋高。媒体报道的资料显示,行业总体车险综合成本率虽然较费改前略有下降,但费率市场化也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市场竞争,局部地区、个别公司的车险中介佣金率已经达到50%,渠道费用进一步趋高。据媒体曝出的一份业内交流数据显示,2016年1月,某公司车险综合成本率100.6%,同比上升0.91个百分点;综合费用率43.79%,总比上升6.35个百分点。

面临全新挑战。当前车险经营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第一,部分私家车参加了优步、滴滴、滴嗒等网约车营运,车主购买的车险价格是按照非营运车辆投保,实际风险状况高于计算车险保费时评估的风险;第二,一些油电混合、纯电动汽车投入运营,而保险公司缺乏对应的车险产品,车险价格套用传统汽车;第三,今年6月下旬,保监会发文在广西地区试点保险公司分支机构市场退出机制,倒逼存量保险公司谨慎经营;第四,铁路、中石油等自保保险公司的出现,改变了传统的市场竞争路径;第五,在宏观经济呈“L”型下行的背景下,提交设立保险公司申请飙升,保险公司竞争主体数量的增加,为车险市场竞争加剧推波助澜;第六,在“放开前端,管住后端”监管理念指导下,保险中介渠道中保险代理人和保险专业中介机构分支机构市场准入门槛放低,增加了保险中介主体数量的飙升,同样了车险市场竞争;第七,伴随着分享经济理论广泛应用和智能手机的普及,出现了保险专业车险比价平台。而保险专业车险比价平台通常与保险公司的总公司签订了代理协议,具有价格优势;第八,车险价格、佣金“双限”自律公约失去法律基础。不论是从车险市场改革看,还是从我国以往车险改革经验看,推行商业车险市场化改革,必然衍生车险价格打折和代理佣金上涨现象。面对车险价格打折和佣金上涨,2008年至2013年前后,各地区在保险行业协会牵头下,签订了价格打折和佣金限制的自律公约,但是2012年至2014年间,国家法改革委、工商局等部门组织了反垄断调查,以巨额罚款结束“双限”公约。在当前形势下,企图通过自律来遏制价格打折和佣金上涨不够现实。通过梳理车险市场面临的新形势,不难看出,正是在上述多重因素综合作用下,共同导致车险竞争加剧具有必然性。

新视角:辩证看待

通过对商业车险试点公开数据和媒体报道资料,当前对于商业车险评价集中在车险佣金、车险综合费用率和综合赔付率关系、理赔难和反车险欺诈四个话题。对大量资料进行深度分析,不难发现,在很多论文或者保险公司高管的采访中,认识相对碎片化,无意识中将上述问题割裂开来。

本文中,笔者将上述四个问题贯穿起来,系统化思考。一是将推进车险营销和反车险欺诈相结合。目前在车险营销过程中,由于竞争加剧,对车险风险状况不识别、对老旧豪华二手车投保价格没有合理评估,而按照新车或者略微折旧的价格计算车损险保费,这给车险欺诈埋下隐患;从大量的案例看,利用老旧豪华二手车骗保在车险欺骗中占有很大的比例。二是把认识车险赠送现象和化解理赔难相结合。从媒体采访看,局部市场商业车险手续费已经高达40%以上,而同期车险的赔付率不足60%。按一般的商业逻辑,车险销售手续费上涨,势必挤压车险赔付。追溯车险手续费的真实去向,有的是由代理机构或者个人领取,有的是大量返回给投保人。在车险高返佣背景下,保险中介机构多数是替投保人背上领高佣的“黑锅”,所以在此背景下评价车险理赔难恐怕还是要更多了解市场真实状况。三是认识车险改革创新性和承认现阶段改革局限性相结合。此轮商业车险改革具有很大的创新性,主要体现在扩大了车险责任(如扩大车商人员内涵)、增加了车险费率因子(如引入车型零整比系数)、进一步明确了代位求偿权的流程。在看到创新的同时,也不容忽视其中的局限性。例如,车险折扣系数与上年度出险次数挂钩,但是由于出险次数和出险索赔金额不完全呈正比关系,可能不利于引导驾驶人遵守交通规则、驾驶规范和职业道德。

新举措:观念、定价、制度

确立车险经营功能新观念。按照2006年保险业“新国十条”的表述,保险具有经济补偿、资金融通和社会管理三大功能。在现实的车险经营中,将车险的功能主要定位在经济补偿上,淡化了社会管理的功能。在媒体上,经常可以看到发生大型交通事故保险业迅速行动的报道。用经济补偿的手段进行善后处理交通事故,固然功不可没,但是从事故的成因看,如果采取主动防范的措施,很多交通事故能够减少甚至杜绝。而传统的车险经营过程中,重销售、轻管理的弊端日渐暴露。为了成功营销,不惜一提再提销售佣金比例,不惜一降再降防损资金投放,势必导致赔偿能力下降和经营风险上升的被动局面。

通过对传统车险经营功能的反思,笔者建议着眼于发挥车险社会管理的功能,通过提高行车安全为主导,提高驾驶人安全驾驶意识,减少交通事故来推动车险经营,少做“马后炮”,多送“雨前伞”。有的大型车祸,如果没有投保或者投保不足,就体现不出商业车险的价值。例如,2015年5月在西部某地发生的大巴车坠崖导致的车祸,由于该车仅投保了交强险而没有投保商业车险,所以在车险赔付上是零赔付。

启动车险价格改革形成新机制。理论上讲,车险价格形成机制主要有随车原则(或者称定额定价法)、随人定价法和随用定价法三种。当前车险价格形成机制中,突出强调了随车的原则,淡化了随人随用的因素。例如,现在车险价格中,与驾驶人的驾龄、遵守交通规则的情况脱钩;与投保车辆形驶路程行驶区间脱钩,年行驶1千公里、1万公里、10万公里在同等保险责任下,保费完全一样;现行低风险客户车险价格打折低至4折、高风险客户车险价格高至2.5倍,设定了“地板价”和“天花板价”。但是对大量案例进行研究后发现,“地板价”车险价格不足以充分优惠低风险客户,“天花板价”不足以警醒驾驶人遵守交通规则,不足以警醒驾驶人尊重他人生命和财产安全。

通过对传统车险定价机制的反思,笔者建议在车险定价机制中,首先加大随人因素,通过保险监管部门、保险行业协会积极会商公安管理部门,让保险行业共享车辆驾驶人遵守交通规则的相关信息,让车险价格和遵守交通规则情况充分联动,使用车险价格杠杆引导车险客户主动安全驾驶。其次,加大随用因素,保险行业协会牵头组织保险行业的技术专家和法务专家,精准测算不同行驶里程下车险的风险单位。争取能够实现按照行使区间和行驶里程,在同样保额的条件下,大幅度拉开车险价格差距。最后,适当考虑车辆价格、安全性能等因素。此轮商业车险改革中,首次引入车型“零整比”系数概念,针对不同“零整比”系数的汽车在同样保额的前提下,实行差异化的车险保费价格,改变了保险公司与特定客户群体之间关系。建议在以后实行的价格体系中,增加车型安全系数的权重。

体现车险监管的新制度。从目前车险市场竞争看,车险大赠送的确产生一定的负面影响。第一,质疑车险精算的科学性。目前,车险中交强险的法定佣金标准是4%、商业车险的佣金名义比例是15%,而市场上实际的佣金标准时“双20”以上,局部地区更是高于上述标准。名义佣金和实际悬殊,有可能引起专业研究人员对车险佣金精算的科学性。第二,拉低了车险的赔付能力。实际佣金已经丧失了佣金的真实含义,异化为调节车险价格的杠杆。第三,下调了车险在消费者心目中的形象。参与车险大赠送活动的保险公司不在少数,在具体运作的过程中,通常的做法是引入一家保险专业中介机构,反映在账务处理中,保险公司的账务处理是清白的,所用赠品问题的“脓包”长在保险专业中介机构的账面上。从保险监管的角度看,提升车险经营能力主要体现在保险公司防灾防损的能力上,通过建立健全监管制度引导保险公司加大对防灾防损的人财物的投放,将名义佣金和实际佣金更多投放到购买、赠送导航仪、行车记录仪、倒车雷达等电子产品上来,减少交通事故发生频度、缩小交通事故发生后果,减少道路交通参与者生命和财产损失。

在不同的车险经营环境中,商业车险经营具有鲜明的特定时期的背景,通过保险监管、保险公司、保险中介机构和保险消费者共同的努力,提高所有道路参与者遵守交通交通规则、驾驶技术规范和驾驶道德规范,尊重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共同营造安全的交通环境和交通秩序,既是全社会共同的愿望,也是保险业经营的终极目标和理想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