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降低出险率才能提高车险利润

——访杭州好好开车CEO何崇中

发布时间:2016-11-16 10:25:51    作者:王薇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杭州好好开车CEO 何崇中

□记者 王薇

11月9-11日,2016第五届中国车险峰会近150位国际领先整车商、保险公司、车联网企业、汽车产品服务公司及其他相关企业,会同保监会官员及车联网领域权威协会专家,就车联网行业法规标准及未来发展方向进行了深入分析和讨论。

以车联网为基础的UBI(基于驾驶行为的保险)也是此次峰会的重要内容,而在此基础上,杭州好好开车公司CEO何崇中更进一步提出了ABI,即ADAS+UBI基于辅助驾驶系统的互联网车险。在本届车险峰会上,作为国内车联网领域优秀代表,何崇中接受了《中国保险报》专访。

《中国保险报》:请您介绍一下ABI。

何崇中:从车联网的发展历程来看,基于驾驶习惯的保险是一个趋势。原来的UBI,数据来源基于手机或者OBD,相对而言,OBD收集性能会比手机好一点。但是从欧美发展的情况来看,这两种形式给保险公司带来的利润不是很高,可能也就是1-2个百分点;第二,OBD本身对用户不具备黏性。国内保险公司尝试发现,平均的留存率只有10%,即客户可能之后会弃用这个设备。此外,OBD还存在对车身网络安全的隐患,英国有一家专门做OBD的厂家出现过类似的安全隐患。这也是OBD在国际上的一种使用局限。所有,相关业界包括UBI的理论家、专家们试图提出,能不能有一种对驾驶行为进行管控,甚至能够降低理赔量的这样一种UBI。所以我们好好开车根据这种思路,把ADAS系统和UBI进行结合,提出了ABI。根据一年试验得出这种方法行得通且效果还不错。ABI有两个明显优势,第一是明显下降理赔率,不能明显达到效果的,不是ABI,对保险公司无意义;第二,ABI模型必须比第二代UBI更加精准,反映出投保人的出险定律。如果这两点做到,那么ABI就成功了。

从今年年底到明年,我们应该会在中国甚至国际市场上大面积推广这种ABI模式。

我们的ABI有两大功能:一部分是终端功能,终端有ADAS功能,包括道路偏离预警、前方转向预警、行人识别,还有行车记录仪、实时视频监控、碰撞自动报警系统(人失去意识后,紧急求援)、快速理赔(视频、照片实现)、进场停车(很多人停车很难找停车位,通过多个传感系统进行精准定位),还有重大事故证据鉴定。我们还有云上功能。所有数据会上传到云上,即驾驶行为分析或者车队、后台管理,大数据平台。第三个,ABI定价模型。保险公司根据该模型可以直接给用户定保费,让保费更合理,更公平。

《中国保险报》:请问好好开车的核心技术是什么?

何崇中:我们的核心技术有三方面。一方面,终端设计采用集中式一体化模块进行设计。目前国际上采用的是分布式模块,两种设计的差异是,集中式模块的成本更低、效益更高。真正的降成本是通过技术创新,而不是通过低成本材料,例如,我们一代产品里面有三个CPU,有图像处理、算法、通讯模块,采用分离式的方式,但是后来慢慢发展为计算机运算和图像集中在一起,甚至之后可能把存储也集中在一起,这样效率和可靠性就提高了,因为计算越多、可靠性越低,这也相当于是我们的一个创新。另一方面,集中式模块能够实现一个设备替代多个设备的功能,既是ADAS,同时又是一个优秀的行车记录仪,还是非常好的车载录影器。综合起来,性价比也非常高。

第二个创新点,汽车大数据的数据模型,我们的数据模型包括驾驶行为分析模型和ABI定价模型。这两个模型我们拥有独立知识产权,处于世界领先水平的数据模型。正在召开的第三届互联网大会暨第二届世界互联网之光博览会上,好好开车向全球发布首个智能驾驶车险指数模型,我们创造性地把智能驾驶设备跟保险的UBI进行跨界融合,设计了ABI(ADAS+UBI)的商业模式。这三种都是我们公司的核心技术。

《中国保险报》:说到商业模式,能否具体介绍一下好好开车是如何与保险公司合作的?

何崇中:我们与大部分大保险公司都有合作。由于我们的产品具备自动驾驶系统、行车记录仪、WiFi,以及司机等这些功能,所以对C端具有比较高黏性。我们的设备会直接给保险公司下理赔令,所以相对普通客户,安装“那狗”的客户中保险公司给到的折扣会高一点。

保险公司现在的平均赔付率是60%左右,商用车的赔付率更高。现在我们和保险公司的合作主要在商用车方面,因为商用车很多保险公司是不愿意保的。我们设备装在商用车上,能够将这个原来很差的甚至亏损的业务变成盈利的业务。所以,现在和大地、阳光的合作也主要是这种模式。在渤海的合作中,渤海采购了我们的设备给客户安装,到满期赔付下降的利润后,我们和渤海进行分成。如此一来,保险理赔只要有下降,就能够分得合理利润。对我们来说,我们预先支付了设备成本,但以后每年都可以分到这些利润。这个就是ABI的合作精髓。第二个部分是,我们和前装厂合作,譬如我们和新大洋公司的合作。我们的设备在新大洋出厂之前就全部装好了,我们会把我们的模型给新大洋公司,新大洋新能源集团的所有车由大地公司承保,大地保险会以比较低的折扣给新大洋公司。如果三家公司合作的理赔率是低于我们预定的,保险公司会把利润拿出来由三家公司一起分享。我们和上汽目前也是按照这种合作模式,主要是在前装,与国外企业的合作则主要是在后装的商用车领域。我们不光涉及前装的汽车厂的UBI领域,不只是读取车身数据,还涵盖了智能驾驶系统,属于创新性模式。

我们自主研发的基于多种传感器融合的“驾驶行为分析系统”,从人、车、路多维度出发,实现了按行程、每日、每月为驾驶员进行打分的功能,能够时时监控驾驶员的驾驶行为。此次推出的指数模型,就是在此基础上,通过大数据分析,可识别潜在的驾驶行为风险,并且有效改善驾驶员的驾驶行为。

通过对最近12个月的数据分析显示,公司所有ADAS(智能驾驶辅助系统)用户驾驶行为得分在稳步提升,平均提高约22%。并在试点1年,驾驶行为得分平均提高约30%,还可以及时发现驾驶行为异常情况。

截至目前,试点项目两个车队在上一年度(没装ADAS系统)的满期赔付率分别为41.58%、91.48%,平均每辆车出险次数分别为1.18、1.19,但安装ADAS系统后的接近1年时间内两个车队均0出险,用数据验证了该模型的有效性。

《中国保险报》:说到UBI,我们总觉得让客户接受安装OBD或使用APP很难,但如果与辅助驾驶结合起来,给客户的感受就会不一样。

何崇中:你的理解很准确,这其中其实包含两方面:一方面,保险公司的痛点是他们不是不知道客户的驾驶行为,而如果仅仅知道客户的驾驶行为,提高利润并不容易。但通过我们那狗公司,保险理赔率就有15%的下降。我们在中国的UBI开始于2012年,3-4年的发展效果也不太好。美国公司,在我和他们之前的沟通中,美国前进保险公司最高的利润只有2%。国内的利润效果可能连1%都不一定达到。这是非常难的。另一个因素就是,现有数据,我们通过UBI或是手机分析出来的UBI模型有偏差,基于ADAS的UBI可以降低车祸,管理和提高驾驶员不良驾驶习惯,给好好开车的驾驶员更低的保费,从安全和车险激励的角度增强了用户黏性。

《中国保险报》:急刹车和急转弯这类相对危险的行为通过一些辅助系统来制约,是指会通过相应提醒还是说本身的急刹车就少?

何崇中:第一种,我们会设置预警系统;第二种,预警起到的作用。根据交通部的数据,预警系统可以降低70-90%的车祸。大部分时候开车不会出现危险,某些时间段可能开小差,比如酒驾没反应过来、打电话、副驾驶拿东西,预警就会在这种危险时候发出提醒。比如拿东西的时候,滴滴叫了,现在踩刹车,我们的设备就会记录得非常清楚。这种效果就体现出来了,而不一定要通过强制制动方式,采取制动方式是指这个人在极端情况下,比如完全失去意识。预警系统和刹车系统相比,预警的有效性可能达到70%,制动就是100%,只相差30%,而这就已经避免了大部分交通事故的发生。另一个作用,预警系统比人养成的习惯更保险。实际上人眼有时难以判断前方障碍的距离。现在有设备时时提醒,这样人就会慢慢形成习惯,了解安全距离。这是一个不断改善驾驶行为习惯的过程,开车会更懂得和前车保持良好距离。有几个女客户提到,刚开始安装我们设备的时候开车一直在叫,现在慢慢的开车更谨慎了,安全性提高了。在两年的项目发展中我们发现,我们的设备更多地能够改善司机的驾驶行为,这个以前在交通或汽车领域是少有研究和成果的。

《中国保险报》:驾驶数据会反馈给客户吗?

何崇中:这个数据客户是可以实时看到的,有一个对应的APP,客户可以实时看到自己的行为以及在全国用户里面的评分,还有分享功能,对排名在前面的客户还有对应奖励。所以这个设备对保险公司来说是十分有利的且很受欢迎的。

《中国保险报》:现在正在进行商业车险的市场化改革, ABI的应用对推动市场化是否会起到作用?

何崇中:我个人认为ABI对我们整个的商车改革会有很大的正面推动作用。这里面有几个方面吧,一个方面首先是商车改革,在NCD(无赔款优待)方面实际上对驾驶员是有一个很大的切入点。以前司机对NCD不了解的,现在了解了,同时通过NCD可能对自己的驾驶行为的安全性有关注。改革以后,赔付率有所下降,可能更多的是从一个统计和驾驶心理造成的。短期的理赔率的下降并不代表着长期实际理赔的下降。所以我们预计在2017的下半年的赔付率会有一个较大幅度的反弹。这种反弹会促使保险业更快地导入UBI以及ABI。另外,随着ABI在国内部分保险公司以及国外市场的这种应用,这种实践可能会加快整个其在整个保险行业的推广。反过来说也会促进监管的支持力度。

我们预计,2017年交通部和工信部会出台相应的智能驾驶的试点、标准以及方法。随着国家对智能驾驶技术和市场的引导,智能驾驶系统和保险行业也会加速跨界融合。所以在2018 年,整个ABI可能会在中国的保险行业得到一个比较明显的发展。

《中国保险报》:公司未来的战略规划和合作安排?

何崇中:我们公司目前遵循“三加一”战略,三指短期的ADAS存储、中期的ABI、远期的无人驾驶和保险金融,这是我们公司在未来20-30年的战略规划。除了在国内的业务,我们目前在国际上也有开展业务,比国内还好:第一,国外消费能力高,比如在美国,我们的售价可能是几百美元,换算成人民币可能几千元,在国内属于高价,但在美国几百美元则易于接受。同时,国外的市场接受程度也比较高,有些国家对ADAS甚至还有补贴。所以国外市场可能兴盛要更快,我们也在积极与国际巨头寻求合作。

我们以ADAS 切入UBI数据领域,并在2015年1月发布了一代智能驾驶辅助云终端产品 “那狗 NICIGO”,2016年,完成A轮融资后,好好开车在3月25日正式对外发布了其二代ADAS 产品 “那狗 N2”,截至现在短短8个月时间,公司得到资本市场认可,估值已翻一倍,客户已遍布全球各地,与俄罗斯卫星导航系统格洛纳斯、全球通讯运营商AT&T、美国UBI领域独角兽Navmii、跨国移动电话营沃达丰、跨国保险集团AXA、华为、人保、平安、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等一系列知名客户达成深度战略合作,目前,公司是目前全球唯一一家ADAS系统进入通讯物联网平台的企业,也是唯一一家即将参与工信部、交通部ADAS试点项目的企业,其ADAS系统经过严格测试,已成功打入多家前装汽车厂商。

另外,我们在上海成立了一家专门做无人驾驶的公司。在深圳、西安、南京分别设立了三个研发中心:深圳(新的第三、第四代那狗,叫N3、N4);在南京设立了大数据中心;发射的核心算法在西安。所以我们现在全国都有业务分部。未来我们可能考虑在美国和日本设计研发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