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车主续保调查:折扣外险企还送油卡购物卡行车记录仪

发布时间:2016-12-08 07:52:38    作者:冷翠华    来源:证券日报

车险整体综合费用率明显上升:100亿元以上市场规模险企的车险费用率上升了2个百分点,30亿元规模以下险企费用率上升了2.7个百分点

保险消费者在投保咨询电话中被承诺:一是到期续保,在刷卡交付商业车险保费后,给予投保人所交保费比例15%的现金返还;二是未到期续保,预交200元定金后,投保人到期续保时可享受正常折扣以外15%的保费优惠。

此外,返还保费形式还包括赠送加油卡、购物卡、行车记录仪等。

商业车险费改政策全面实施约半年时间,整体经营平稳,不过从各地保险监管机构对财险公司开出的行政处罚信息来看,返还保费、编制虚假手续费、与没有资质的机构合作销售车险并支付手续费、虚挂中介业务套取费用等不规范竞争甚至违法违规现象仍然存在,反映出承保端竞争加剧。

一组行业数据显示,险企车险业务整体综合费用率明显上升:100亿元以上市场规模险企的车险费用率上升了2个百分点,30亿元到100亿元市场规模的险企车险费用率上升了1.3个百分点,30亿元规模以下险企费用率上升了2.7个百分点。

《证券日报》记者从业内获悉,首轮车险费改之后,第二轮费改或将在不久后启动,市场竞争将更趋激烈,在这样的情况下,理性竞争、合法合规展业变得更加重要。

返还保费名目繁多

向投保人返还部分保费,是被明令禁止的行为,不过为了拓展业务,不少财险公司在经营车险业务时仍然采取各种办法向投保人返还保费。

今年8月1日和2日,某财险公司新疆分公司通过总公司电销平台承保了64笔车险业务,保费17.9万元,赠送客户油卡、行车记录仪等礼品价值3.18万元。由此计算,返还的金额相当于保费的17.7%。

同时,该公司将交强险超出4%的销售费用,部分编制到商业车险手续费中,造成车险手续费不真实。今年1月到6月,涉及编制虚假手续费比例的商业车险业务共计2455笔,保费511.53万元,手续费370.43万元。其中,136.26万元商业车险手续费是从交强险销售费用中调整过来的。

这只是财险公司违法违规经营车险业务的一个案例。从各地保险监管机构披露的信息看,类似现象较为普遍。

上半年,某大型财险公司大连市分公司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加油卡等赠品,金额合计2642.25万元。该公司的徐州中心支公司在2015年1-6月,在电(网)渠道销售机动车辆保险过程中,向客户赠送购物卡,共向投保客户赠送超市购物卡和万通卡价值约43.2万元,涉及保单共1330单,涉及商业车险保费约462.5万元。按照保费计算,该公司约将10%的保费返还给了投保客户。

某中型财险公司营口中心支公司在2015年12月14日到18日有关车辆保险业务经营期间,向部分投保人给予保险合同约定以外的保险费回扣约8.4万元。该公司沭阳支公司向沭阳县第二汽车运输公司按商业车险保费收入的10%左右返还给该投保单位。

另一家财险公司新疆鄯善县支公司业务员在今年2月到3月,两次在保险消费者投保咨询电话中承诺:一是到期续保,在刷卡交付商业车险保费后,给予投保人所交保费比例15%的现金返还;二是未到期续保,预交200元定金后,投保人到期续保时可享受正常折扣以外15%的保费优惠。

内蒙古保监局在检查中发现,某财险公司内蒙古分公司2015年承保18台异地车辆,承保前未对这些车辆验车,而以车队管理系数、行驶里程系数和固定路线行驶系数给予优惠,实收保费共计约18.8万元,合计少收保费约6.2万元。

与没有资质的机构合作并支付手续费

根据《保险公司管理规定》,保险机构不得委托未取得合法资格的机构或者个人从事保险销售活动,不得向未取得合法资格的机构或者个人支付佣金或者其他利益。但在实际经营过程中,部分保险公司仍与未取得资质的机构开展业务合作,并支付手续费等费用。

某大型财险公司青岛开发区支公司委托不具备保险代理业务资质的青岛某汽车服务公司开展车险业务。自2016年3月开始,在两公司的合作中,由该汽车服务公司向客户代收车险保费,由该财险公司业务员垫付保费出单,之后由汽车服务公司再将扣除手续费后的净保费通过现金或转账的方式交给该险企业务员。2016年3月到4月,汽车服务公司共向该财险公司业务员支付车险净保费18万元,涉及车险保单200余笔。

该汽车服务公司在没有销售资质的情况下,从2016年1月开始通过广播、微信、网站等媒介,宣传车险促销优惠活动,同时,制定销售部门人员提成标准,招聘多名“保险内勤”和“续保专员”岗位人员,“续保专员”主要通过电话和微信的方式进行保险销售,该公司还与客户签订“机动车辆保险业务协议书”,协议书中有该汽车服务公司向投保人提供车险信息咨询服务、委托该汽车服务公司在保险公司投保指定车辆商业险等表述。截至2016年3月29日,该汽车服务公司共与194名客户签订了“机动车辆保险业务协议书”,在指定保险公司投保。在投保时,客户的保费并未直接交纳至保险公司账户,而是由该汽车服务公司代收。

另一家财险公司娄底市娄星区支公司与不具有保险兼业代理资格的娄底某汽车贸易公司开展保险业务合作,并应对方要求支付手续费。2016年1月和2月,该险企共在上述汽贸公司收入商业车险保费51.3万元。这些业务通过该险企娄星支公司王某等12名个人代理人的工号出单。该险企对上述保费按商业车险新单保费的30%、续保车辆保费的16%标准提取手续费12.2万元,并转账支付到该险企王某等12名个人代理人的银行账户中。该险企负责上述汽贸公司业务的工作人员收缴上述手续费用后,再交给该汽贸公司的有关工作人员。

综合费用率上升1.3-2.7个百分点

通过违法违规的行政处罚信息,记者发现,涉及违法经营行为的既有大型财险公司也有中小财险公司,涉及的地区分布在全国各地,涉及的违法经营行为主要集中在车险和农业保险领域。在车险费改深入推进的过程中,险企的车险经营将面临更大挑战,业内人士认为,规范发展方能公平竞争,“管住后端”的力度还需加大,推动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称,从这些车险违法经营现象可以看出,保险公司采取各种形式返还保费,实质上是通过打价格战的方式来留住客户;而其与无资质的第三方机构合作,实质上反映了险企的车险业务被渠道商扼住了命运的咽喉,拓展自己的渠道难,依靠第三方似乎成为了无奈的选择。

某财险公司总经理近日在公开论坛上表示,今年年底感觉到车险对明年销量的透支,随着小排量汽车税优政策的退出、费改的深入和幅度的加大,预计明年车险的增速在8%左右。而车险整体综合费用率明显上升。100亿元以上市场规模险企的车险费用率上升了2个百分点,30亿元到100亿元市场规模的险企车险费用率上升了1.3个百分点,规模更小的险企费用率上升了2.7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财险公司主体还在不断增加,但是市场总规模并没有相应扩大。记者统计发现,截至今年10月底,有保费收入的中资产险公司达58家,比去年同期增加了9家,数量增幅为18.4%。而今年前10个月,中资产险公司原保险保费规模为7358.7亿元,同比仅增加了9.07%。市场主体持续增加,业务集中度较高的特点使得明年的竞争将更为激烈。

上述人士认为,正因如此,才更需要规范展业,在规范的基础上展开竞争,严惩违法违规行为。否则,尽管制度改革向好,但实际运行却会偏离航道,竞争依然停留在降保费、返佣金、给渠道高费用之上,车险业务将更加让险企爱恨交织,甚至成为拖累企业经营的元素。在规范的基础上,险企才会将更多精力聚焦在产品创新和服务升级之上,来拓展市场、留住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