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用科技为车险反欺诈助力

——访凯泰铭科技CEO王辉

发布时间:2017-03-15 06:55:01    作者:黄明明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记者 黄明明

近年来,车险欺诈越来越猖獗。同时,反车险欺诈工作也如火如荼。欺诈和反欺诈的博弈和较量,正在进入深水区。

日前,陕西省保险行业协会通报了2016年陕西保险业反保险欺诈大数据,通报结果显示,陕西省涉嫌保险欺诈案件共1864起,涉案总额8961.8万余元,车险领域涉嫌保险欺诈案件仍最集中。车险涉案1782起,占欺诈案件数量总量的95.60%,金额达7925万余元,占涉案总金额的88.43%。

2016年度,内蒙古22家财产保险公司有效排查涉嫌保险欺诈的高风险案件共计5257起,涉案金额总计20739.79万元。其中,车险方面共计有效排查高风险案件4859起,涉案金额总计17654.66万元。

陕西和内蒙古两个地区也反映了全国范围内庞大的车险欺诈风险,案件的数量、巨大的涉案金额,让车险反欺诈工作面临着高度挑战。传统的以人工抽检为主的反欺诈作业模式,越来越感受到了有心无力。

随着大数据、互联网、人工智能等高科技的发展,保险反欺诈工作也逐步开启了科技模式,以电脑配合人脑,全量案件检测,以将经验转化为规则引擎,有力的提升了案件的精准及处理效率。这将为保险反欺诈带来一次革命性的提升。近日,记者走访了专业致力于车险反欺诈、反渗漏工作的凯泰铭科技(北京)有限公司,并采访了其创始人王辉女士,了解对依托科技反保险欺诈的观点。

记者:目前,汽车保有量增多,车险报案数量是一个天文数字。传统的反欺诈模式,可能面临着一些困难。在现在互联网、高科技的时代,反欺诈如何借助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手段,实现新的模式?

王辉:这个问题很好,车险欺诈较其他险种更多发,除车险业务在保险业务中的高占比外,还和车险欺诈自身的特点有密切关系。车险欺诈行为的主体不仅包括保险人、被保险人,还包括相关的第三方,即维修厂和4S店等,所以我们常讲车险欺诈的主体是“多元化”的。

除此之外,加之车险欺诈的获利空间较大、操作相对方便、车险标的数量庞大、标的金额相对较小、移动空间很广、出险频率很高及风险很难事先预防等特点,都给车险欺诈者留下很大的发挥余地。

那我们凯泰铭规则引擎在纷繁复杂的欺诈环境中可以发挥什么作用呢?我们先来看一个身边的例子:我们每天出行,无论乘坐地铁、高铁还是乘坐飞机,都必须经过安检这个环节。如果我们没有携带违禁物品,直接提箱子走人了。如果箱子里携带了液体或者其他疑似违禁物体,工作人员会根据安检机的提示,要求我们打开箱子,进行仔细的检查。我们假设一下,如果没有X光安检机,那么安检环节要怎样进行呢?我们携带的每一个箱包,都需要被一一打开,接受工作人员的检查。真不敢想象,这样的工作效率,我们火车站、飞机场要拥堵成什么样子。

保险公司理赔审核的过程,与安检过程类似;保险公司的审核人员,就是安检的工作人员,而凯泰铭规则引擎就是安检的X光安检机。 现在每天报案的事故量不断增长,然而保险公司理赔审核人力增长远远赶不上案件的增长速度。过去那种依靠审核人员,人工审核全部理赔事故的模式,已经开始出现满足不了现状的问题了。在保险公司现有理赔环节,植入凯泰铭规则引擎,就相当于在安检环节安装了X光安检机,所有正常案件先经过凯泰铭规则引擎,对案件进行分析和风险识别。我们会从海量的正常案件中,发现其中有问题的案件,并且一针见血的指出案件问题所在。

这时候保险公司的理赔人员,根据具体的提示内容,针对性的检查问题案件即可。这样就大大提高了案件的审核效率,同时,将有限的人力运用到风险最集中的问题案件审核当中,也大大提高了保险公司防渗漏能力。

记者:这些做法非常新颖,为方便读者理解,请结合具体的业务更为详尽的阐释一下。

王辉:举一个例子,现在汽修厂在保险理赔的定损当中,对于同一个配件有高配低配之分的,尽管实际损失是低配的,但是仍然按照高配价格申报损失,对于一个配件有总成关系的,尽管损失的是可单独更换的配件,仍然按照更换总成申报损失。 他们就是在不断挑战保险公司审核人员的工作能力,如果人员发现了问题,正常核减了,他们也不会吃亏。如果审核人员因为专业能力不足或者粗心大意等原因没有发现,他们就赚到了额外的收益。 对于这种汽修厂投机心理导致的理赔渗漏,对汽修厂来说几乎没有任何成本,但是对保险公司造成的损失却是巨大的。

一个普通的审核人员,每天要审核几十甚至上百笔案件,要涉及到几百甚至上千个汽车配件,要凭借个人经验和专注力,发现隐藏在其中的所有风险,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但是对于车辆的碰撞逻辑、配件属性这些有规律、有逻辑、机械重复的信息,恰恰可以发挥凯泰铭规则引擎的最大价值,人一天只能保证8个小时的工作时间,而凯泰铭规则引擎可以全年24小时无休,人工审核一笔正常案件需要十几分钟的时间,而凯泰铭规则引擎仅需不到2秒钟。

这就是人工智能、大数据带给反欺诈领域的新契机。

记者:从公司名称上看,凯泰铭是一家科技公司,从业务上看,凯泰铭又是主攻车险反欺诈业务。那么,凯泰铭是如何将科技和反欺诈有机结合起来的?

王辉:相比那些具有悠久历史的大型保险公司,凯泰铭成立时间不长。我们专注于车险理赔管理服务,致力于运用计算机技术,通过系统化、自动化的“一站式”解决方案,为保险公司管控理赔案件风险并结合需求为客户量身打造理赔风控引擎,降低理赔成本;同时,结合保险公司内部管理的要求,实现理赔流程标准化和规范化,提高保险公司服务效率和服务质量。

团队80%以上的成员是数据、保险、技术、风控、反欺诈等领域的资深专家;我们研发的“车险理赔卫士系统”已获得国家发明专利和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的双项认证.依托内部技术研发团队和外部战略合作伙伴,凭借持续的创新能力、突出的灵活定制能力、日趋完善的交付能力赢得了客户的信任。

记者:近年来,在公安、交警、协会、公司、第三方机构等多方共同参与的格局下,国内的车险反欺诈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从国际上来看,王总本身也有多年在德国主持反欺诈工作的经验,是否能就中外车险反欺诈的经验和做法做一个对比。

王辉:我曾在德国从事过专业的车险反欺诈、反渗漏工作,国外的配件、工时数据等是标准、公开、透明的,车辆的维修信息与工艺也是开放的,这很大程度上避免了车险投机行为的发生,这一点非常值得我国借鉴。

此外,国外保险公司在车险理赔中的查勘、定损、核损、核价等环节一般是外包给第三方的,在外包过程中,第三方企业往往会更主动地替保险公司屏蔽一些职业欺诈,进一步保证保险公司自身的服务信誉与口碑。由于各个环节由不同的、相互陌生的主体操作,很大程度上杜绝了串通勾结作案的可能性。

记者:在未来,凯泰铭将在车险理赔、反欺诈等领域扮演什么角色?

王辉:我们还是要坚持自己的定位,“执行、创新,为客户创造价值”,要打造世界领先的保险风控民族品牌。

2017年凯泰铭将在业内推出多款不同风控领域及覆盖理赔各环节突破性产品与项目,相信随着不断丰富的产品线以及市场战略布局,凯泰铭将为客户提供最优质的产品和完善的服务,为险企保驾护航。

目前我们与多家保险公司均进行了相关测试及合作性谈判。未来,凯泰铭科技将持续致力于引领全球车险理赔风控产业的发展,协助广大保险公司应对全球车险领域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