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什么人开什么车

发布时间:2017-05-17 10:33:27    作者:王薇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王薇

2017上海车展的豪车单元照例是最受大众关注的地方,即便是专业观众,也要排3个小时的队才能进去。当然,那些富人车展扫货豪车的新闻更是吸引眼球。比如刚刚和老爹共同蝉联中国首富的万达集团王思聪少爷,车展首日就连订两辆劳斯莱斯,一辆曜影特别版,一辆魅影,两款车定价都在600万以上。

当我们沉浸在对豪车的无限憧憬和对拥有者的艳羡时,邻国日本却很难见到豪车。比如旅日多年,并创办日文版报纸《中国经济新闻》的徐静波,就通过深入观察日本社会,发现日本的富人都不爱开豪车。

某天下午,徐静波刚好到日本国会去看望一位议员朋友。经过议员先生们的停车场,他刻意地留意了一下:国会议员们都坐的是什么样的车。结果发现,100多辆轿车,全部是黑色的日本国产车,80%是丰田,20%是日产,竟然没有一辆外国车,自然是看不到宝马、奔驰。

“议员作为政界人士要刻意低调,而那些日本的富豪,也似乎对豪车不大感冒。比如这两年轮流坐庄日本首富的软银创始人孙正义和优衣库创始人柳井正,虽然发家的领域不同,但两位经常相约打高尔夫的首富不约而同选择了丰田产的雷克萨斯作为自己的座驾。还有丰田的老板丰田章男,也是一辆雷克萨斯,同时,他还有一辆特斯拉,因为他要研究特斯拉的技术和性能。”

为什么日本的富人如此低调?原来,在日本,如果同时出现3辆奔驰车的话,谁都会认为“黑社会老大来了”。因为那里开豪华奔驰车的人大多数是两种人,一是日本的黑社会,二是日本的暴发户。

类似的情况还发生在德国。一位为富人服务的人法兰克福私人银行的合伙人米夏埃尔就对《反社会的人》一书作者瓦尔特·伍伦韦伯说:“他的不少客户平时开着普通的大众汽车,”“在美国,加长轿车是财富的标志,我们这里则是没上油漆的院子篱笆。”足见德国富人的低调。

然而,这样的情况并不说明富人不热爱奢侈品,他们只是不公开炫耀财富而已。因为在瓦尔特·伍伦韦伯看来,“不引起别人的注意对于今天的上层阶级来说才是最重要的”。虽然富人平常开的是大众汽车,但这并不妨碍富人炫耀自己的好东西,只是这种享乐变得更加隐蔽而已。如今,德国的富人只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才会毫无顾忌地炫耀一下。其中,收藏古董汽车就是比较受财富阶层推崇的途径。一位欧洲商学院的讲师就说,“对古董车的消费使这个行当在最近15年里发展得比IT产业还快。”有些人的藏品多得即使是最大的私人车库也容纳不下了。有些收藏品是对外展览的,但参观者无法获知收藏者的信息,只有那些陈列了收藏的人,才能获得其他展品所有人的信息。这样做,就是为了屏蔽那些不属于自己这个圈子的人,而他们之所以只开普通的大众汽车,也是不想引人注意而已。因此,在《反社会的人》一书中,作者说:“之前作为奢侈象征的事物陆续进入了普通收入者的生活,这更导致了一种假象,即社会财富件的距离正在逐渐缩小。造成这个假象的还有一条德国人的黄金法则‘是什么人开什么车’。”

这些和我们一般的观念,即一个社会发展越成熟,富人从高调转变为低调是社会文明水平提高的一个标志似乎有小小的背离。不过,也有人对此提出了相反的观点,比如专栏作家连岳就公然宣称:“炫富使人进步”。他说,“炫富令人讨厌,因为它让人感觉相对贫穷,心情沮丧。但炫富又是必然,它是财富的意义之一,再低调的富朋友,你最后总会知道他富的。”

连岳举了奥美的创始人的故事来说明他的观点:“广告大师奥格威爱炫富,开着自己的劳斯莱斯,在纽约招摇过市。他的理由是,你连自己都无法推销,又怎么能替客户推销?怎么证明自己是成功的广告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开着最好的车。你看,我挣了这么多钱。他若觉得自己会让沿街的‘社会底层’难过,可能就不会这么做了。观念决定行动,在他看来,这也许更像励志巡游:不要担心自己现在穷,将来你也有劳斯莱斯。”这也正是伍伦韦伯担心的,因为德国的富有者正在隐匿财产且更加贪婪 。

也许正是基于这一点,说明我们还处在一个充满活力的时代。而在富人低调地看上去比穷人还穷,只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才炫耀一下的德国社会,“百万富翁们为了避免与穷人接触纷纷逃进了他们的平行世界。”一个“平行社会”的存在,正说明阶层已经板结,普通人成为富人的上升通道几乎被锁死——富人的圈子封闭而又隐秘,针插不进,水泼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