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事故车“定损云”厉害了

——访翱特信息系统(中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乐伟梁

发布时间:2017-07-19 11:05:06    作者: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日前,翱特信息系统(中国)有限公司正式发布新一代定损估价云平台——翱特定损云。平台的更新换代是翱特植根中国战略的一个重大举措。翱特定损云能为国内市场提供哪些服务?记者专访了翱特中国董事总经理乐伟梁。

《中国保险报》:请您谈谈翱特定损云的初衷。

乐伟梁:首先,我们希望我们的事故车定损平台与中国的汽车和保险行业的定损实践更好的相结合,帮助和支持他们的数字化和规范化进程。第二,释放我们平台的数据和技术的价值,跨出定损,把价值链做得更宽,为更多更广的定向汽车后市场客户群提供服务,解决他们的痛点。

《中国保险报》:您说的数据主要包括哪些数据?

乐伟梁:就定损而言,包括数据四大块,第一是车辆的定型,要精准定到这辆车的配置,也就是我们所谓的精准VIN定型,定到车,而不是车型,拿到这辆车的准确出厂配置。同一车型,不同的车,配置可以很大不同,零件价格可差许多。比如说宝马3系列的某个车型,因为车型里面还分不同的配置,你要能够定到配置,有的灯用的LED,有的不是,价钱会差很多。

第二类是零件信息,我们根据主机厂提供的原始数据,及时更新零件和零件价格的信息,为保险公司和经销商提供的最丰富,准确和及时的事故车定损零件及价格信息。平台还拥有内含上百个汽车品牌数据信息,数据覆盖率达95%车辆的强大数据库,既能灵活采用当地市场的维修标准,又可以无缝对接客户的系统,搭载任意翱特软件的灵活性配置。

第三类是维修工时数据,我们根据主机厂提供的标准维修工时数据,将车辆修理的所需修理时间,作为定损结果,智能自动的关联计算产生。这为汽修行业的规范化和标准化提供了基础。

第四类是维修逻辑,根据主机厂的维修手册,我们将维修逻辑在定损过程中与维修内容和零件关联,用标准维修逻辑保证,不多算工时,也不少算,也保证该换的零件换,不该换的不换。比如修理水箱,要把哪些部件拆除才能修到,那我们就把要拆这些东西的工时也加进去;但是反过来,把有些重复的工时也要剔除。

《中国保险报》:目前可以做到的企业不多?

乐伟梁:真正能做到基于这四类数据定损,在国内,据我了解,也只有我们翱特。尤其在维修工时和逻辑,我们是独特的。我们从主机厂和市场上把这四类基本的数据收集,然后用技术和智能将他们关联,并提供3D图形用户使用界面,使用方便,大大节约时间成本。

我们将主机厂基本数据智能组合,在三维图里,点击有哪几个零件要换,坏到什么程度,后面会自动显示工时,维修逻辑。

《中国保险报》:就自动都出来了?

乐伟梁:对。以前可能耗费五天一周所做的工作,在我们的平台上两个小时、半天就把它搞定了,而且准确。

另外,每一部分的信息都可能给一些客户提供额外的价值。比如一个修理厂要订货,可以用翱特的三维图去选他要的东西,而不是一个一个手册查,那个名字都不一样的,你订货订出来也不对。还有维修工时,对修理厂是非常有帮助,大大提高管理效率。

《中国保险报》:除了数据外,数据分析的价值如何实现?

乐伟梁:我们过去十年里面已经积累有百万计的定损数据,怎么让它们真正发挥价值?从这些数据,你可以看到不同保险公司,不同品牌,不同地区的定损理赔的统计,甚至可到每一辆车,每一个定损员的数据,这些信息可以帮助不同的机构和企业提供不同数据分析的价值。这也是围绕着定损的业务可以去做的事。

再往前看,每条定损结果能告诉我们什么呢?我们进一步进行分析的话,可以看到,由于要换那么多零件,修那么多零件,分析可以告诉你需要走哪几个工序,是不是要机修,要喷漆,是不是要钣金。从定损的工时,也可以看出来在每一个工序上面所需要的时间,这样我们就可以帮助跟踪这辆车整个修理的流程。

《中国保险报》:我们知道这是二代产品,那么相较一代有哪些提升?

乐伟梁:第一个就是与中国的定损实践更紧密的结合,可以灵活的采用不同地区,不同维修内容的工时费率标准,

第二点,让简单的事情简单化,复杂的事情要做得更好。就是说,简单的定损我们要能够一分钟就能够解决掉,而复杂的事情比人家做得更准,更快,更规范。

第三点,提升后,为我们将来更进一步的为客户提供新的服务,新的功能和新的产品提供了一个开放的平台,后面强大的规则引擎可以把不同的功能模块整合在统一平台,所以它不仅仅是一个定损平台,更是一个汽车后市场数据与服务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我们可以做更多的事情。

这三方面的提升,将给客户可以带来更多的价值。目前保险业和维修行业都在经历数字化的进程,相信翱特的二代平台能够在数字化,规范化和标准化上助力保险公司、经销商和修理厂。降低人的经验,甚至个人的情绪来做定损工作,让相似案子在不同人手上有相似的结果,节省时间、提高质量,降低成本,最终,是提升终端客户-车主的满意度。

《中国保险报》:您所说的不同地区实践提供专属体系如何理解?

乐伟梁:实际上讲的是两个维度,第一个是区域的维度,因为厂方工时是一个标准,比如说我拆这个需要一小时,这个是任何地方都是一样的,只要用到这个规范,工时都是一样的。但是一个小时应该多少钱,这个地区就不一样了,甚至同一地区不同的修理厂都不一样,这是第一个不同。第二个不同,是说不同的工作内容,相同的标准工时数,工时单价的不同。虽然都是修宝马车两个小时,大案小案,在协议价反映出来的工时单价实际上是不同的。在二代平台,我们可以将不同维修内容的工时单价的不同实现在我们系统中,与中国的本地化实践接轨。车厂提供标准工时,但价值多少是由本地实践来定的,我们的平台帮助数字化这样的实践。

《中国保险报》:所有这些本地化的东西是在使用前就已经都调试好了?

乐伟梁:调试好了。

《中国保险报》:未来还会有功能扩展?

乐伟梁:对。新功能模块的扩展和实现。我们未来基于这个平台,可以把其他软件作为功能模块直接搭建上去。这些软件有些从国外引进,有些就在本地开发,这个平台将不只是一个定损平台了,而将成为一个汽车后市场数据和服务的平台。

《中国保险报》:平台采用什么样的定价模式?

乐伟梁:平台采用云服务,因此定价模式可以包年,也可以按笔,按次收费使用。对于用户来讲是轻量化,不需要安装软件。更重要的是,这种模式,对于用户而言,是低风险,低成本,成效快,高收益,不需开发调试,不需早期IT项目投入,马上使用,马上见效。

《中国保险报》:比如说我要是想尝试一下,或者比如说我遇到一些有争议的案件。

乐伟梁:就可以用了。所以从这个理念来说,我们这个产品虽然很多年了,但从理念来说是非常先进的。在我们这儿,老早以前就云服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