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以车险撬动汽车后市场生态圈

——专访CCCIS集团高级副总裁侯恪

发布时间:2017-11-29 13:28:21    作者:张爽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记者 张爽

“你想像一下,在一次车祸中,驾驶员严重受伤,这时保险公司依据车载传感器的信息推送,主动通过车载系统呼出电话,利用数据分析推算人员伤情、作好急救准备,同时通过传感器判断撞击位置和程度,生成预填的定损信息并发送给附近的维修厂准备进行维修。这样的场景不是对未来的预期,而是我们的现实操作。”CCC Information Services Inc.(以下简称CCCIS)集团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侯恪为《中国保险报》记者生动地描述着这项车联网的实用案例。

CCCIS是一家成立近40年的美国保险科技公司,初期专注于为保险公司提供精准的基础数据及具有强大管控能力的风控系统,逐步成为行业的领先者,当前服务了全美500家车险公司中的70% (前25大财产险公司有22家使用CCCIS系统)。

2010年,CCCIS开始深耕中国市场,与国内保险公司的牵手合作始于两年后。“在前两年里,我们专注于研发,因为美国和中国车险市场的情况大不相同,所以我们必须进行研发和交付的本土化,从而更贴近中国市场的实际需要,更好地帮助国内保险企业优化车险理赔管理、风控规则以及商业智能分析平台。”侯恪说。

在他看来,车险市场不同的发展阶段对于成本、费用、时效、客户满意度等指标的关注度是不一样的,由此需要设计出符合当期管理目标的操作流程,管控规则和风控模型,时刻保持管理锐度。

“但是,全球车险业务的管理规则、数据模型是具有共性的。”侯恪说,“CCCIS在美国近40年的车险精细管理,为我们提供了雄厚的行业数据基础和管理经验,在整个以汽车保险撬动整个汽车后市场的生态圈,服务了众多不同的业态,包括财产险公司,汽车维修企业,零配件供应商,整车制造商,汽车经销商集团,医院以及诊疗机构等。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能称自身是生态服务商和保险科技企业(InsurTech)的原因。”

11月17日,CCCIS与平安财险达成战略合作,将“携手在智能车险理赔管理、车辆基础数据、汽车后市场DRP生态体系建设等保险科技领域展开广泛合作”。

保险科技不能缺少行业依托

《中国保险报》:大约是从去年开始,FinTech这个词在国内流行起来,现在又有了InsurTech的说法。在您看来,什么样的公司可以被称为FinTech公司,什么样的公司算是InsurTech公司呢?

侯恪:虽然这个说法是近两年才开始出现,但CCCIS身体力行InsurTech 已有30多年的经历了。我认为,运用创新的科技手段、贴近业务最佳实践的解决方案,结合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热门技术,来为金融产业创造价值,优化行业生态,这样的公司可以称之为FinTech公司。而其在保险行业细分领域中的InsurTech,在拥有较强的技术属性的同时,必需专注在特定的行业场景上,其技术需要能够介入交易和生态,提高交易效率,降低交易成本,这样拥有跨界能力和生态圈整合构建能力的公司才是真正意义上的InsurTech公司。

所以,一流的InsurTech公司往往是跨界的,利用技术解决业务难题,在此基础上有着对数据和业务运营透彻的理解,能够与保险公司互补并创造巨大的业务价值。

《中国保险报》:您提到一个词:跨界。能不能更详细地解释一下,为什么探索和运用InsurTech需要跨界?和单纯的技术相比需要具备哪些特殊的条件?

侯恪:我们可以以现在非常热门的图像识别技术为例来讨论这个问题。AI照片定损难点首先在于照片本身的识别、深度学习和匹配,通过照片扫描不仅能判断表面损伤,而其通过热成像对标能判断出肉眼无法辨识的深度损伤,且能根据具体的损伤深度和汽车的具体品牌和款型判断最佳的维修逻辑和换修策略,这对图片的识别和机器学习能力的要求极高。

尽管对深度学习模型的要求很高,在重金打造之下,单纯就图片识别的模型而言,优秀的纯技术公司还是能够达到要求的。然而,图片AI定损真正的难度在于对垂直行业的深度认知以及车辆理赔这个特定场景的了解,这就不是简单的算法可以解决的问题了,而是取决于技术方案商是否拥有体量庞大,质量优秀的历史比对数据。CCCIS在三十多年里积累下的7,500亿美元的历史赔案,几百亿张照片为这一场景的认知和处理提供了最佳实践的支持,海量的图片库可以为新发案件提供大量的分析对标,而天量的历史赔案信息又可以为对标的结果提供精准经验数据的支持。脱离了垂直行业的经验及对标、关联关系以及经验数据是无法产生最佳实践的。换句话说,如果缺乏行业依托来谈算法,只能是纸上谈兵。

在这个场景里,CCCIS的身份有些特殊,既是技术提供者,本身又有很强的运营属性。

打造DRP跨界生态

《中国保险报》:目前,CCCIS正着力在国内推进与车险理赔相关的DRP(direct repair program汽修厂直修方案)系统,这也涉及跨界吗?

侯恪:DRP的跨界是更深层次的,不只是行业与科技的融合,更涉及整个汽车后市场的生态系统,包括保险公司、维修企业、零配件企业和消费者四方利益体。其中保险公司基于强大系统的管控把查勘定损工作授信给维修行业,从而大大扩张了自身的管理半径,维修厂承诺合规并按保险公司的标准为事故车提供服务,在这个基础上获取宝贵的维修资源。零配件供应商把动态的价格和仓储,物流信息与保险和汽修实时对接,把事故车零配件这一难以预测的供应链运营效率大大提高,而消费者可以在这一顺畅的闭环生态上享受迅捷,高质量的服务。 这一生态体系的根本在于一个管控能力极为强大的信息系统,一套规范不同主体交流的透明数据,和一组公正评价不同主体行为的考核体系。

在美国,350家保险公司,24,000家维修企业,数千家零配件企业在CCCIS的数据和信息系统支持下为两亿多辆机动车提供着持续性的服务。

《中国保险报》:所以,无论是对保险行业本身的科技应用,还是与上下游产业链的合作,跨界的数据积累和数据分析、应用能力都是最核心的?

侯恪:是的,维修及零配件行业参与上游保险公司的生态系统建设,在全世界都是一个难题,因为其中涉及的技术和数据非常复杂,技术壁垒很高,最终无法落地的原因都是缺少一套透明的数据和能让各方信任的管理系统。

我们调研过超过800家汽修企业,结果显示,如果可以实现系统和数据的透明互动,在各方利益得到合理保证的前提下汽修、零配件企业都非常愿意接受保险公司领导下的生态型合作。用他们的话说,用‘明规则取代潜规则’,对保险的资源获取采用光明正大的工作绩效来获取,规避道德风险。

《中国保险报》:目前,DRP在中国落地的情况怎么样?可能会对保险公司以及整个汽车后市场产生哪些影响?

侯恪:过去几年里,我们已经和所有大型财险公司都交流过DRP的实施关键步骤,路线图以及必要的技术解决方案,并且共同反复研究过DRP落地的各项标准,管理要素和管理经验。今年上半年CCCIS先后与汽车经销商宁波轿辰集团,事故车维修连锁集团大师钣喷,以及豪华车专修连锁集团华胜集团达成DRP战略合作,将DRP正式引入并落地国内市场。

近期,多家大型财险公司都参访了CCCIS与轿辰集团在宁波,以及大师钣喷和华胜汽车在苏州的DRP示范基地。

谈到影响,我想通过运用DRP服务系统,保险公司作为上游,汽修作为中游,配件作为下游之间沟通和交易的成本能够进一步降低,三方协调一致,在交易效率上升的基础上为最终用户提供快速、价格合理的服务。这种透明度的提高,可以降低生态链运营成本,帮助整个产业走向规范化与成熟化。

人伤管理解决保险、医、患三者的问题

《中国保险报》:车险业务当中另一个比较复杂的话题是人伤管理,特别是人伤和车损之间的关系,CCCIS在这方面有哪些探索?

侯恪: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车损与人伤之间绝对有关联关系。根据我们的研究,当两车以一定的加速度、高度、角度撞击之后,人体伤情将可以被归纳在一定的范围以内,比如两车以15公里撞击加速度,不超过15度角偏移的直接碰撞,腰部以下的特定情况扭伤是不可能发生的,这就是我们所说的特定伤情范围。

但是在目前缺乏自动化的科学管控的条件下,保险公司很难判断当车辆出险后,人体的准确伤情,而对消费者而言,总觉得自己的利益得不到保障,从而引发了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当前各级主管部门都在做相应的工作,保险公司也希望有一整套科学的流程让赔付变得更合理更有效率。

在这方面,我们已经有30多年行业经验积累。CCCIS旗下的Injury Science公司由前NASA科学家创建,众所周知,NASA拥有大量的空间实验室的人伤碰撞模型,而CCCIS利用这些人体伤情的模型跟汽车碰撞的模型作对接匹配,再通过与数以亿级的车损人伤案件各自不同的评价和赔付标准比对,整合成了一套科学机制。

现在我们通过匹配车损情况就可以判断人体伤情的发生范围,从而帮助保险公司基于科学数据拿捏好赔付标准,CCCIS人伤管理解决方案在美国出台后,医疗腐败、过度医疗、黄牛等问题得到极大程度的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