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对“被保险人允许的驾驶人”予以承保及其滋生问题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9-07-17 08:45:46    作者: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我国机动车责任保险对“被保险人或者其允许的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人机动车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事故”(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第22条)造成的责任损失予以承保。这种将所有被保险人或者其允许的驾驶人作为承保范围主体界定标准的做法有违精算原理,易于滋生道德风险,也与机动车使用的现实状况不相契合。

一、有违机动车责任保险的精算与合同条款的科学对应关系

保险的精算是以数据以及数据的公式化计算以确定保险费率的过程,保险合同条款的确定是以语言界定承保范围以及除外责任的过程。科学的保险产品设计以及保险运营应当是保险精算与保险合同条款内容保持剔除数字和文字差异的同一过程,这是保险产业得以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

在机动车责任保险合同条款中,将保险产品保障的危险界定为“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难于体现为精算中的确切数据。对条款表述进行文义解读,可知:任何经过被保险人语序的驾驶人驾驶机动车造成的责任损失均可以向保险公司请求保险金给付。将“被保险人允许”做极端的推论,只要拥有驾驶执照,均有可能获得被保险人的允许,如果对所有这些主体驾驶机动车造成的责任损失予以赔偿,保险公司承保的风险将无限扩大。这样,精算师不能也不可能找到与所有经过被保险人允许的驾驶人相对应的精算数据。

二、会消弭潜在的机动车责任保险需求

当今社会,随着酒驾违法、醉驾入刑的法律和行政法规的相继出台,有偿代驾已经成为机动车使用过程中的常态行为,如果坚持现有的机动车责任保险覆盖所有被保险人或者被保险人允许的驾驶人的承保范围,则会消弭代驾时的潜在机动车责任保险业务。代驾者可以因为已经获得了被保险人的允许而获得保险保障,其代驾行为发生交通事故的,可以向保险公司请求给付保险金。

有偿代驾的代驾人是以其驾驶资格和技术付出劳动,赚取酬劳的主体,对代驾群体进行专门的责任保险设计符合有偿代驾的利益属性和专业属性,也与专业代驾承担责任的法律制度体系保持一致。

而在现行机动车责任保险合同条款的框架下,有偿代驾依然是获得被保险人允许的人,其驾驶行为发生的责任风险完全符合承保范围的约定,一旦出险,保险公司就没有不予以赔付的理由。这样,针对专业的有偿代驾者群体的责任保险产品市场完全得不到培育和发展。

三、会滋生和扩张机动车出借人和借用人的道德风险

一般而言,机动车车主会因为对爱车的珍惜以及对借用人机动车驾驶技术的担心而不愿意将自己的车出借。但是以现有的机动车责任保险范围观察,所有经过被保险人允许的人均可以成为承保对象,机动车车主的出借行为就常常被鼓励,反正发生事故由保险公司理赔。借用人的驾驶心理亦然,在驾驶的过程中常常会因为有保险保障而不谨慎驾驶。我国城市交通中大量存在的莽撞驾驶与驾驶人的放任心理直接相关,而莽撞驾驶又常常是交通肇事的原因。可见,机动车车主任意的将自己的机动车出借、借用人不谨慎驾驶,与我国机动车责任保险对所有被保险人允许的人均给予保险保障存在关联甚至原因关系。

日本新一轮的机动车责任保险条款改革推出了专门承保被保险人个人的机动车责任保险产品,规定只对驾驶员驾驶机动车产生的责任承保;以及针对被保险人全体家庭成员的机动车责任保险产品(日本原来是采用“家族”为单位,承保车险,主要是夫妇一起承保。现在如果是限定为被保险人本人的话,保费可以下降。子女若想驾驶,则可投短期,甚至一天一天计算保费。)从承保范围以及与机动车责任保险精算原理的对应上,日本机动车责任保险的产品更新方式更加符合机动车的使用规律,对保险公司而言,也有利于在保险经营进程中更加有效地控制承保风险。(潘红艳)


对“被保险人允许的驾驶人”予以承保及其滋生问题的思考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时间:2019-07-17

我国机动车责任保险对“被保险人或者其允许的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人机动车过程中发生的意外事故”(保险行业协会机动车综合商业保险示范条款第22条)造成的责任损失予以承保。这种将所有被保险人或者其允许的驾驶人作为承保范围主体界定标准的做法有违精算原理,易于滋生道德风险,也与机动车使用的现实状况不相契合。

一、有违机动车责任保险的精算与合同条款的科学对应关系

保险的精算是以数据以及数据的公式化计算以确定保险费率的过程,保险合同条款的确定是以语言界定承保范围以及除外责任的过程。科学的保险产品设计以及保险运营应当是保险精算与保险合同条款内容保持剔除数字和文字差异的同一过程,这是保险产业得以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

在机动车责任保险合同条款中,将保险产品保障的危险界定为“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难于体现为精算中的确切数据。对条款表述进行文义解读,可知:任何经过被保险人语序的驾驶人驾驶机动车造成的责任损失均可以向保险公司请求保险金给付。将“被保险人允许”做极端的推论,只要拥有驾驶执照,均有可能获得被保险人的允许,如果对所有这些主体驾驶机动车造成的责任损失予以赔偿,保险公司承保的风险将无限扩大。这样,精算师不能也不可能找到与所有经过被保险人允许的驾驶人相对应的精算数据。

二、会消弭潜在的机动车责任保险需求

当今社会,随着酒驾违法、醉驾入刑的法律和行政法规的相继出台,有偿代驾已经成为机动车使用过程中的常态行为,如果坚持现有的机动车责任保险覆盖所有被保险人或者被保险人允许的驾驶人的承保范围,则会消弭代驾时的潜在机动车责任保险业务。代驾者可以因为已经获得了被保险人的允许而获得保险保障,其代驾行为发生交通事故的,可以向保险公司请求给付保险金。

有偿代驾的代驾人是以其驾驶资格和技术付出劳动,赚取酬劳的主体,对代驾群体进行专门的责任保险设计符合有偿代驾的利益属性和专业属性,也与专业代驾承担责任的法律制度体系保持一致。

而在现行机动车责任保险合同条款的框架下,有偿代驾依然是获得被保险人允许的人,其驾驶行为发生的责任风险完全符合承保范围的约定,一旦出险,保险公司就没有不予以赔付的理由。这样,针对专业的有偿代驾者群体的责任保险产品市场完全得不到培育和发展。

三、会滋生和扩张机动车出借人和借用人的道德风险

一般而言,机动车车主会因为对爱车的珍惜以及对借用人机动车驾驶技术的担心而不愿意将自己的车出借。但是以现有的机动车责任保险范围观察,所有经过被保险人允许的人均可以成为承保对象,机动车车主的出借行为就常常被鼓励,反正发生事故由保险公司理赔。借用人的驾驶心理亦然,在驾驶的过程中常常会因为有保险保障而不谨慎驾驶。我国城市交通中大量存在的莽撞驾驶与驾驶人的放任心理直接相关,而莽撞驾驶又常常是交通肇事的原因。可见,机动车车主任意的将自己的机动车出借、借用人不谨慎驾驶,与我国机动车责任保险对所有被保险人允许的人均给予保险保障存在关联甚至原因关系。

日本新一轮的机动车责任保险条款改革推出了专门承保被保险人个人的机动车责任保险产品,规定只对驾驶员驾驶机动车产生的责任承保;以及针对被保险人全体家庭成员的机动车责任保险产品(日本原来是采用“家族”为单位,承保车险,主要是夫妇一起承保。现在如果是限定为被保险人本人的话,保费可以下降。子女若想驾驶,则可投短期,甚至一天一天计算保费。)从承保范围以及与机动车责任保险精算原理的对应上,日本机动车责任保险的产品更新方式更加符合机动车的使用规律,对保险公司而言,也有利于在保险经营进程中更加有效地控制承保风险。(潘红艳)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